欢迎访问:大香蕉大香蕉最新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她是我的吗

她是我的吗

认识黄蕾是在去年六月。临近毕业,工作还没着落,烦躁得很。百无聊赖就喊杭州的女朋友过来陪我。我说:「菲菲,你快来吧!你再不来我就要崩溃了!」于是她就来了。我欣喜若狂地上学校论坛找租房信息。正好有人寻合租,见面交谈,发帖的男生是数学系的,叫刘雪峰,也是05级的。他和女朋友一直在外同居。

  房子是两室一厅的,在人民西路,前几天跟他们合租的一对搬出去了,空出向阳的一间。月租六百,两家平摊。我说我大约只住三个月,他说可以。就这么说定了。菲菲一来我们就搬了进去。然后见到了刘雪峰他女朋友黄蕾。

  黄蕾是师大的,个子不高,一米六不到的样子。身材苗条,臀部丰满。戴一副紫黑色镜框眼镜,披肩碎发。文文静静的,有点内向。我女朋友来之前已经在一家服装批发公司找了份工作,八月份上班,最多陪我两个月。我一腔欲火集中在菲菲身上。完全没有留意到皮肤白皙的黄蕾一袭长裙的打扮也是很有气质的。

  这个城市的夏天酷热难耐。躲进小屋里,窗台上的破空调「呜呜呜 」的咆哮着,仿佛一只病狗。菲菲做爱的时候会情不自禁的叫唤。穿云裂石的女高音和着野兽般低沉的重低音,那个夏天我沉迷其中。

  稀里糊涂就毕业了。黄蕾已经考上本校研究生,帮着刘雪峰找工作。这个世道,男人成了弱者。菲菲极力劝说我去杭州。杭州也不错,去就去吧。可是班上那么多同学出国的出国,读研的读研,我就这么去卖苦力实在不甘心。「菲菲,让我再考一次。我明年就去找你,好不好?」床上的菲菲很温顺,张开双腿迎合我的耕耘。床下的菲菲让人看不透。这么多年的等待,菲菲看穿了我的自私。她默默不语。菲菲的沉默让我羞愧,羞愧让我恼怒。后面的日子我们关系并不好。

  四年下来,我们的感情已经淡了。

  七月,菲菲走了。她走的前几天我们每天都做爱。小屋里弥漫着菲菲阴道深处的气味。那个伤感的夏天,菲菲带着青涩的气息走了。我成了无业游民,偶尔去家高考辅导班讲几节数学课,弄点生活费。依旧和刘雪峰他们住一起,不死不活的赖在这个城市。肚子饿就跟黄蕾蹭顿饭吃。有时候刘雪峰几天不回家,留黄蕾一个人呆着。我们两个留守者自己做饭吃。

  黄蕾说,刘雪峰在高二的时候就进入了她处女的身体。第一次是在男生宿舍里。周六,宿舍没人。两个人偷偷摸摸闪进宿舍,等黄蕾被摸得浑身酥软的时候,刘雪峰开始褪黄蕾的裤子。以前刘雪峰摸过黄蕾的奶子,偷看过黄蕾的内裤。这是第一次真刀真枪的干。黄蕾的裤子褪到一半,露出一丛黑毛,也许还飘出一些气味,刘雪峰的鸡巴还来不及掏出就射了。正当黄蕾第一次闻到男人的精液而惊慌失措时,刘雪峰把她压在了身子下面。 从那次以后,刘雪峰就习惯性早泄。可喜的是,他能很快再次坚挺,并且越战越勇。

  上大学以后,黄蕾常到我们学校看他男朋友踢球。我在学校只见过黄蕾一次。

  去年六月底,我们已经搬到一起住了,我们系和数学系踢了一场告别赛。刘雪峰在场上打前锋,黄蕾就在场下看。我朝她打了个招呼,两个人坐在树阴下看球。

  刘雪峰大学以后很少上课,一星期有五天泡在网吧里,周末才休息。也许是体力的原因,他没法带球突破。他的同学一个劲朝他喊:「插进去呀!往中间插呀!」「射门用力点呀,是不是昨晚射太多了?!」一边说,一边冲黄蕾坏笑。

  黄蕾坐在我旁边,面色绯红。那天她穿一条藏青色牛崽裤,一件白色短袖衬衣。天有点热,汗水把乳罩背后的带子浸湿了,胳肢窝下的衣服也湿了一块,抬手的时候能看到她的腋毛。我稍稍有些心动。住在一起,隐私难免被人看到。我知道她喜欢黑色蕾丝内裤,戴有花瓣图案的乳罩。垫七度空间少女系列卫生巾,平日里还使用安尔乐护垫,白带稀薄。不过她和刘雪峰做爱的叫床声我只听到过一次。那是因为刘雪峰回来的时间很没规律。那天她坐在我旁边,站起身就显出她的翘臀。臀缝上有一圈圆弧型的凸痕。「这么热的天,不闷吗?」我下流的想。

  上半场结束刘雪峰阴沉着脸带黄蕾走了。下半场结束两人才回来。刘雪峰继续上场踢球。黄蕾表情很不自然,说话的时候用手半掩着嘴。我偷眼去看,护垫的位置也歪了。

  后来我问她:「那天他干你没有?」黄蕾说干了。刘雪峰先让她把鸡巴上的汗水舔干净,又让她翘着屁股让他操。操出水来就抽出让她舔干净。等他火消了,才射在她肚脐里。我听了很鬼火。黄蕾轻轻说:「他有时候是有些孩子气。」到了九月,黄蕾去了师大位于开发区的新校区。刘雪峰回了苏州老家,从事他诲人不倦的神圣事业。我在一家化工厂找了份工作。我上班的地方离黄蕾学校不远,我在他们学校旁边租了个小套间,一室一厅一卫,加起来大概有三十个平方,五百一个月。

  这些都是去年的事了。我今年没有考研,一直在那家化工厂上班,一直住在黄蕾学校旁边。我和菲菲在她走后一个星期就分手了。就像一个垂死的人眨了最后一眼,我的爱情在那个夏天回眸一笑就一去不回。我现在还在想,如果我不喊菲菲来,我们的爱情是不是可以拖得再久一些。或者我随她去了杭州,我们是不是就会幸福了。也许吧。但是我们已经分手了。

  转眼又到夏天,无风的城市,有如陈年的垃圾场,烈日下散发着它的体味,温柔地包容着每一个寄生在它身上的人类。无聊的时候就看看欧冠。黄蕾常来陪我看球。晚上下班我去接她,五分钟就到我们住的地方。看完球睡一觉,第二天早上我再把她送回学校。两个人每天坐在我那辆五十块钱的破单车上从区政府前招摇而过。

  回苏州后刘雪峰性情大变,抛弃了一切陋习,网也不上了,球也不踢了,一心一意教起他的书来。他来师大看黄蕾,我都认不出他了。很精神的一个人,跟以前完全不一样。文质彬彬,热情周到,对黄蕾照顾得无微不至。刘雪峰每个月来看黄蕾一次。黄蕾的月经一般是月初来,刘雪峰来的时候是月中。刘雪峰一来他们就去宾馆开房。刘雪峰不知道黄蕾和我的关系。今年春节,他们订婚了。婚礼定在今年国庆举行。

  上星期她来我这睡觉。清晨两个人早早的就醒了。起床冲了个澡,我下楼买早点。提回家一些煎包和两袋豆浆。吃过早点,正是饱暖思淫欲的时候,黄蕾又只围了一条浴巾,我的欲望被撩拨起来。三下五除二两个人就赤条条的滚在一起。

  正要进洞,她的电话响了。她接了起来,是刘雪峰的。黄蕾被挑动的情欲没有一点消退,妩媚的看着我,示意我给她舔舔。黄蕾的声音很甜,也很平静。我俯下身去,顺着她的身体舔下来,乳头,小腹,肚脐,大腿,最后停在屄缝上。黄蕾的阴阜很饱满,阴毛很黑,油亮油亮的。大阴唇很发达,像两片肉唇包裹着阴道口。小阴唇是黑褐色的。这可能跟她十七岁就有性经历有关吧。

  我刚开始跟她做爱的时候不愿给她口交,那会儿她有严重的阴道炎,白带很多,很腥。陪她去医院看了几次,医生让她注意性生活卫生。她红着脸点了点头。

  治了一个月,情况好一些了。我第一次亲她下身的时候,她吓了一跳。她说刘雪峰从没亲过她下面。他喜欢射精后就让她马上穿上内裤,「夹着我的精液去上课」后来阴道很痒,味道也不好闻,可是她不知道哪些是她的精液,哪些是她的分泌物。况且她也不好意思去医院。我用舌头轻拂她屄缝遭受的创伤,清亮的液体流出来,不再像酸奶般粘稠浑浊。

  「取消和他的婚约吧。嫁给我!」

  「小坏蛋,你想得美呢。天天抱着别人的未婚妻睡,还想让人家嫁给你。我爱的是他呢。」

  「不,你已经不爱他了。」

  不是所有创伤都可以用舌头轻轻一舔就拂平的。去年八月初,我正在享受失恋的空虚。一个晚上,黄蕾衣裳不整的回到租住的屋子,满脸泪水。过了一会儿刘雪峰也回来了,面无表情。独自坐在客厅里抽了几支烟,然后进了他们的房间。

  半夜里我听到他们在争吵,黄蕾在啜泣,很低沉,似乎悲伤到了极点。

  我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直到有一天我去学校球场踢球,听到几个校队的学生一边很屌的抽着烟,一边淫笑着炫耀某天晚上操了一个师大的美女。

  「皮肤真他妈嫩!屁股真圆,奶子真软!」

  「可惜的是那屄真他妈黑,松得跟妓女的一样,一捅就进去了!」「外表那么纯洁,裤子一扒下来我就闻到那骚屄的腥臭味了。骚屄,骚屄,还真他妈形象!」

  「也难怪,都被刘雪峰日了六七年了。」

  「我只是摸了几把奶子。轮到我的时候她的酒醒了,哭着喊着要拼命。日,我的鸡巴都已经碰到她的屄缝了。真他妈点背啊!要不是你们两个之前操的动作太大,我的鸡巴就进去了。屄缝都被你们操得合不拢了,张着嘴等着我呢。日!」「屄滑成那样,我不用力顶根本就不爽。流出来的屄水把我的卵毛都打湿了。

  其实也是个骚货。早知如此就不用姚雯那屄勾引刘雪峰上床了。直接上了黄蕾又怎么样?那骚屄屄都被刘雪峰日烂了。」

  去年九月,刘雪峰去了苏州。我送黄蕾去师大新校区。我们住在了一起。

  今天是星期三,黄蕾到学校上课去了。她换下的内裤还扔在我床上没洗。

  黄蕾喜欢枕着我的手臂睡。她熟睡的样子像个婴儿,长长的睫毛睡梦中也会眨一眨。有时还会发出轻轻的呢喃声。

  没有风的六月,在极高的天上,云淡风轻。那里无忧无虑,那里是我够不到的地方。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与喜欢的两个女人玩3P 下一篇:会所女友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