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香蕉大香蕉最新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20-22)

 字数:22630
 

  20,跳跳小鹿2,歌手的必由之路
 
  「你是不是不想继续在这里唱了?不想唱现在你可以离开。没人拦着你。你 要是想继续在这唱,便自己到那去。」男人指了一下梳妆台。这是一个化妆间, 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化妆台。台面前竖立着一面大镜子,台面上随意放着一些化妆 用品。
 
  就在这间化妆间的窗户外面,还有两个人在那里偷偷的,神情紧张的,目不 转睛的观看着。
 
  「想好了没有?」男人在催问。
 
  「我……愿意……」女孩用微弱的声音说。
 
  「那你过去吧。」男人说,
 
  外面偷看的人也猜不透,那么小的梳妆台上能做什么?
 
  女孩走到梳妆台前,转过身,背靠着大镜子看着男人。意思是说,『我现在 该干什么了?』
 
  「把裤子脱了。上衣不用脱,把扣子解开便可以了。」
 
  跳跳小鹿脱掉了低腰的牛仔裤。里面没有内裤。内裤已经被一个男人缴获了。 
  于是,包括窗户外面的两个,这几个男人又都看见了刚才没有看清的女人的 私密部位,这次的距离更近了。
 
  现在看起来,女人的那个部位和教科书里或黄色照片并不太一样(你说『教 科书』和『黄色照片』它们两个怎么能搅到一起去?这越发说明所谓『黄色』是 个很不负责的说法。起码是反科学的)。她像一个倒挂着的仙桃,中间一道肉缝, 缝的两旁是两座倒挂的肉山。然后是宽宽的胯部和两条雪白的大腿。其他隐私部 件是看不见的。
 
      ———————————————————————
 
  「我的妈呀!可不得了了。她怎么能这样!!」徐老师忍不住大哭起来,用 拳头捶打着自己的胸口。突然。他想起一件事来,急忙停止了哭声,站起身来去 抓小廖。
 
  小廖正津津有味的看着呢,没有防备,冷不丁的被徐老师拉得摔倒在地上, 「你拉我干什么?」他生气的说。
 
  「我老婆没穿衣服。你不能看呢。」
 
  「人家马上便要干她了,你不去管,管我看热闹的干什么?」小廖不服气的 说。
 
  人家也确实说到点子上了。小廖不理睬徐老师的痛苦,爬起来凑到窗户前继 续观看起来。
 
  「你看我也看!不看白不看!」徐老师没有办法,只好豁出去了。
 
      ——————————————————————
 
  化妆间里面,男人走到女孩的面前,双手叉住跳跳小鹿两侧腋下,轻轻把女 孩放在了梳妆台上。他托了托女孩小巧、饱满的乳房。
 
  「行吗?」女孩好像有些担心的问。她是在掩盖内心的恐惧。
 
  「有什么不行的。」男人说着用嘴唇叼住女孩的一直乳头,把它拉长,「啪」 的一声又放了回去。
 
  只见跳跳小鹿身上顿时起了一层白花花的鸡皮疙瘩。尤其是两只胳膊上。离 着那么远徐老师都看到了。
 
  「坐到上面去。」男人一把把梳妆台上面的瓶瓶罐罐全都抹到地上去了。一 边说,男人还一边用两只大手空攥住女孩的两条细细的胳膊上上下下的移动着, 试图抚平上面因惊吓引起的皮肤痉挛。
 
  女孩一扭屁股坐在了刚刚腾出来的梳妆台空出来的地方上,两脚吊在地面, 双手按在台面上。这个地方很矮,比桌子低一些。女孩身后便是巨大的化妆镜。 
  女孩的阴埠暴露在了男人的面前。镜子里面,女孩的后背也清清楚楚。
 
  「怎么没毛?很多女孩都不刮。怕这里发痒。」男人用手指甲刮着女孩毛查 查的阴埠问。
 
  「刮了,这是个人卫生。」女孩说。
 
  「这样容易感染。你看,这几个毛囊便已经感染发炎了。」男人用指甲挖着 女孩阴埠上的几个红点点说。「痒不痒?」
 
  「痒。」女孩说着也用手在自己的阴埠上瘙痒。
 
  「谁教你刮的?妈妈?」老板抬头问道。
 
  「……」女孩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网上学的?」
 
  「……」女孩还是没有说话。
 
  紧跟着,男人跪倒在女孩的面前。
 
     ————————————————————————
 
  徐老师被吓了一跳,「他给我老婆下跪干什么?」
 
  「该吃了,」听到徐老师的问话,小廖简单的解释说。他看得聚精会神的, 「关键的时刻马上要到了。再往后你老婆该叫唤了。」
 
  「叫唤什么?有什么可叫唤的?」
 
  「你自己看吧。」小廖不耐烦的说。
 
     ————————————————————————
 
  窗子里,男人突然把头往前伸,用嘴去吃跳跳小鹿的阴部……
 
     ————————————————————————
 
  『吃女人的那个地方?那不是排泄的地方吗!』徐老师一阵不适,想不明白 为什么男人要吃女人的那个地方。
 
  「我说什么来着!吃了吧。」这是小廖的声音。
 
  「你说的是吃这里啊!脏不脏啊!」徐老师感到撕裂般的恶心。
 
  「甜的,稍微有点酸。你没吃过?」小廖不信的说。
 
  「你看,真没有。」
 
  「自己老婆的也没吃过?」
 
  「没有。」
 
  「那你结的是哪门子婚啊?赶明到我们换妻小组去,我让你尝尝。」
 
  「你的我不尝。臊的,」
 
  「你倒想呢。我也不能给你啊。我是说我给你找一个女的让你尝。」
 
  「我不要。我只要我老婆的。」
 
  「那你回家跟你老婆说,你要吃她那个地方。和这个老板一样。」
 
  「她不会让的。」
 
  「她都让别人吃了,不让你吃?!」连旁人都气不公了。
 
  「看着啊,」小廖说,「你老婆该叫了。」
 
  「为什么?」
 
  「舒服呗!」
 
  「你看的舒服了。你怎么不叫?」徐老师嘲笑般的说小廖。『我老婆我会不 知道?他做爱时从来不出声。还是金憋着呢!』他想。
 
  「别跟我比。你看着吧。」人家小廖不跟徐老师一般见识。
 
      ——————————————————————
 
  「啊……」跳跳小鹿突然抽风般的大叫了一声。开始用双手往开推男人,两 只小脚丫不停的乱蹬,「不行了!痒死我了……」她一边大喘气一边说着。 
  男人根本不理她,仍然在使劲的吃着女人的那个地方。甚至比刚才更用力了。 
      ——————————————————————
 
  「听听!叫了没有?」
 
  「……」徐老师的脸红红的,出气也不均匀了。可是他不理小廖。
 
  「她该说她不行了……」
 
      ——————————————————————
 
  「我不行了啊……你别舔了……」跳跳小鹿开始哀求。
 
  「知道该干什么了吗?」男人终于抬起了头,腾出嘴来说话了。
 
  就在这男人松开嘴的一瞬间,徐老师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爱妻的私处 的另一个景象。
 
  女人的两条白白胖胖的大腿已经大大的分开。里面刚才在台上还被肉山一样 的大阴唇严严实实的遮盖住的小阴唇像海蚌的壳一样张了开来。
 
  跳跳小鹿的小阴唇现在变得很大,很厚重,囊囊的。由于那部分的组织过分 膨胀,原有的地方不够用了,它的外部边沿开始变成不规则的,凹凸不平的,镶 着一道黑边的样子,原本平直的外缘现在被挤成了海蚌壳体一样的弯弯曲曲的形 状。
 
  按照审美,小阴唇比较小,而大阴唇非常肥厚的才是上品。但是,现在正好 相反。非常,非常的丑陋。起码徐老师是这样认为的。
 
  「痒死我了……?」女孩喘着气说。
 
  「下来吧。你痛快了是吧?我还没痛快呢!」男人说。
 
  「……」跳跳小鹿知道男人的『痛快』指的是什么。但是不明白男人要怎样 的痛快法。「我不是痛快,我是痒痒。」她说。
 
  「那不都一样吗」老板粗暴的说,「你对着镜子趴在那。」男人指挥着。 
  于是跳跳小鹿毫无反抗的,意外顺从的,弯腰趴到了梳妆台的台面上。她双 手支撑在台面上,胳膊绷得笔直,支撑着自己弯下来的上半身。于是两只乳房也 吊在那里了。
 
     ————————————————————————
 
  「他这是要干什么?」徐老师不解的问。他的心里却在想,『她怎么能这样 呢?』
 
  「这是老板要肏你媳妇了。」
 
  『他还没脱衣服呢?再说了女的怎么能转过身,背对着男人呢?从后面怎么 干?』可是徐老师没敢说出他的疑问,生怕被人家笑话。
 
  小廖还是猜到了徐老师的想法,「吃吃吃」的笑了起来。『真没见过这么迂 腐的人。』
 
  徐老师瞪了小廖一眼。可惜黑暗中小廖并没有发现。
 
     ————————————————————————
 
  男人没有脱裤子,只是拉开了拉锁,从里面掏出一根大东西。「低下头去,」 男人拍了拍跳跳小鹿的脖颈,又用虎口卡主女孩的脖颈往下按,让她低头。 
  女孩两条腿仍然站在地上,只是把两只小臂平放到台面,把头埋在了两只上 臂的中间。她不再做什么动作,一切都由男人来完成。
 
  「你老公今天晚上也来了?」
 
  「来了。可是我没看见他。」女孩一边等待一边说。她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 么,想回头又不敢。
 
     ————————————————————————
 
  『她知道男人要肏她了吗?』徐老师心中突然闪现出一个奇怪的问题。『说 她不知道吧?显然是在骗人!说她知道吧,这种关系到礼义廉耻的事情她怎么这 么无动于衷。』徐老师的心像被刀搅一般的疼。他好像刚刚认识到了小陆老师的 另一面。
 
     ————————————————————————
 
  「为什么?」男人还在问。
 
  「他说要自己买票。我没等他,自己先进来了。我知道他没有那么多钱,自 己买票很可能便意味着进不来了。可我不想让他老跟在身旁。所以用这种方法让 他回去。」
 
  「今天我干了你,这是规矩。他会怎么想?」
 
  「他不知道这种规矩。知道了也活该。我和他就那么回事。」跳跳小鹿说。 
      ———————————————————————
 
  『难道我在她的心中竟然是这样?』徐老师想。
 
      ———————————————————————
 
  「……」男人想了想,他仍然站在女孩的身后,用手揉捏着女孩的屁股,抓 起来,再放开,「我这么捏你你愿意吗?」
 
  「……」女孩摇了摇头。
 
  「肏你之前先看看是用什么来肏你的吗?」
 
  「……」女孩还是没有说话,但是她把一只手放到了身后。
 
  女孩张开了手掌,手心向上。于是男人把他硕大的男根放到了女孩的手心上。 
  「怎么样?和你男人的一样吗?」
 
  「……」女孩还是只摇头,不说话。
 
  「你是不是从来没有从你男人那里得到过性快感?」
 
  「我从来没有什么性快感。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吧。」
 
  「为什么这么着急?」
 
  「我在这里有个朋友,明天要去看我。……?已经是今天了。我还要准备一 下。」
 
  「你的这个朋友是男的吧?」
 
  「是又真么样?」
 
  「来了是要干这种事情吧?」男人拍了拍跳跳小鹿的屁股说,他的一根手指 甚至插进了女孩的阴沟摸索着。
 
  「……」女孩总是用沉默来回答。
 
      ———————————————————————
 
  『明天她还要和另外的男人通奸?我这是不是在做梦?』徐老师太心痛了。 
      ———————————————————————
 
  「在实验园通奸不是不犯罪吗?」跳跳小鹿突然说话了。她还扭了一下屁股, 想甩掉男人的手指。但是因为想听到男人的回答,她没有做更多的动作。接受了 男人手指的挑逗。
 
  「不犯罪。当然不犯罪。但是你要考虑到你丈夫的心情。如果你们是新来的, 他很可能不接受。」
 
  「不接受怎么办?」
 
  「『无忧无婚姻公社』有个委员会。你可以找委员会,让他们向你老公解释。 你们准备当着他的面做吗?」
 
  「不……吧。」
 
  「最好不要让他知道。那样会很尴尬。」
 
  「骗他出去吗?」跳跳小鹿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为第二天的幽会做准备。 
  「你们可以自己找个其他地方。这里的许多地方都可以进行男女媾和。」 
      ———————————————————————
 
  『这个婊子!搞破鞋的!』徐老师心里在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着。然后他又 想『这个朋友究竟是谁?很显然,他才是那个小陆老师穿了红呢子大衣去找的人。 他可能是校长,噬人鲨,或者其他什么人。』
 
  「大哥,」小廖偷偷的问。他虽然和徐老师岁数差不多,但是徐老师显得更 老成一些。「你老婆说的那个『朋友』你知道吗?」
 
  「看便看吧。还瞎问什么。」人家这句话戳到痛点上了。
 
  两个人又陷入到了沉默中。
 
  小廖本来还想夸跳跳小鹿的阴户长得特别好看。这时候也不敢说了。缩着脖 子看自己的。如果谈的投机,他甚至会邀请徐老师两口子参加自己的换妻小组。 这次看起来没有机会了,如果现在说只能适得其反。
 
      ———————————————————————
 
  「以后你不能对人说你已经结婚了。」屋子里面男人接着说道,「这样你会 失去很多粉丝。他们因为喜欢你,会拼命的为你助威,愿意为你奉献一切。可是 如果你说已经结婚,他们便不会那么疯狂了。他们就是一帮傻逼,你不用把它们 当人看!但是你要让他们为你掏腰包买票!他们高价买你的票,疯狂的给你捧场。 对你却一无所求,至死不渝。有这么好的粉丝正是每一个歌手可遇不可求的期望。 所以你不能说你已经结婚了。」
 
              这两段可以不看
 
  平心而论,『老板』的话没有错。在这时的歌坛,一个歌手想出名,只有歌 唱得好是远远不够的。他或她起码还要有一副漂亮点的脸蛋。应该找一个有钱的 后台;有一个专门为他策划、炒作的团队;参加几场比赛,并且收买几个这些比 赛的评委。在这个过程中难免有些桃色的绯闻。因为除了金钱和贵重的礼品之外, 他还必须用性贿赂去摆平那些电视台请来的年老色衰的男女『评委』们。
 
  跳跳小鹿的突然成功是因为她遇到了一个特殊机会,不用参加比赛便已经出 名,用十几分钟走完了绝大部分人一辈子都走不完的路。这时如果身后总有个甩 不掉的『老公』,将是个非常麻烦的事情。
 
  「在我这找到感觉了吧?」老板问道。「你会出名的。」
 
     ————————————————————————
 
  『难道说为了出名女孩会这么容易的出卖她们的贞操?』徐老师不相信。 
     ————————————————————————
 
  「……」因为头低了,女孩撅着她珍贵的小屁股。屁股缝里黑黑的看不清楚 里面的神秘所在。还不如刚才看得清楚。她的骨盆并不宽,所以屁股很小,和她 的乳房比起来并不匹配。
 
  男人站在女孩身后,叉开双腿。他没有脱掉任何一件衣服。只是拉开了自己 裤子的拉锁,拉开自己的内裤,从内裤的JJ口里面掏出了自己的热气腾腾的大 棒棒。
 
  两个人都可以通过大大的化妆镜看到自己和对方。
 
  「你有套子吗?」女孩突然想起了什么。
 
      ———————————————————————
 
  徐老师心里一惊,『如果没有套子,她会不会给我生一个野种。然后骗我说 是我的。』
 
      ———————————————————————
 
  幸亏,男人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个比巴掌略小一点的东西,撕开了锡袋,看 了一眼。「有。还是粉色的。」
 
  「粉色象征着青春。」
 
  「如果没有呢?还做不做?」
 
  「做。」
 
  「你不怕我给你受精?」
 
  「那他倒霉吧。」
 
  也不知道跳跳小鹿嘴中的『他』是哪一位。
 
  「你真的不害怕怀孕?」男人不相信的又问了一遍。
 
  「那怎么办?你得了便宜了呗。」
 
  「怎么跟你男人交代?」
 
  「就说是他的」
 
  「他要是不信呢?」
 
  「我说的他都信。」
 
      ———————————————————————
 
  「我艹你祖宗的。你个傻逼老板!」徐老师实在受不了了。他用拳头使劲的 砸向窗户。还用自己的头撞击玻璃。可惜都没有用。他恨得是那个野男人。是他 勾引并且教坏了自己的女人。
 
  没有任何办法。徐老师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老婆被人家糟蹋了。 
  男人的阴茎从跳跳小鹿的身后插进了她的身体。也像刀子一样插进了徐老师 的胸膛。
 
      ———————————————————————
 
  「我进来了啊。」男人说着分开了女孩的两个半拉的小屁股,把戴好套套的 棒棒硬塞了进去。
 
  女孩的私处早已被男人啃得桃花汛泛滥一样。男人甚至还没使劲,棒棒便已 经深深冲入到女孩的身体中了。然后像被嘬住了一样,拔都拔不出来。
 
  随着男人的棒棒顶进了女孩的身体。一股夹带着气泡的液体,发出「丝丝」 的叫声被从女孩的阴道里挤了出来。火热的液体岩浆一般顺着女孩的大腿一绺绺 的流了下来。
 
  「你的水真多。怎么回事?和你男人做也这样吗?」男人一边动一边说